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

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創新 > 理論研究與創新
理論研究與創新

全球基礎設施進入評級時代

發布時間:2016-04-08 10:55:00    點擊量:

  大公全球基礎設施信用評級方法的發布,標志著全球基礎設施進入了評級時代。

  一直以來,因為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的缺失,使其無法進入資本市場直接融資。全球金融危機后,國際社會將加大基礎設施投資作為推動世界經濟增長的重大舉措,而僅僅依靠政府投資或政府背書下的傳統融資模式,顯然不能滿足全球基礎設施的巨大融資需求,于是,打開基礎設施通向資本市場的大門,進行直接融資就成為世界的呼喚。基礎設施運用信用評級向債權人提供債務人權威信用風險信息,就擁有了打開資本市場大門的鑰匙。在這一背景下,創新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就成為攸關基礎設施投資和世界經濟前景最具時代挑戰意義的課題,大公勇敢地擔當起了這一歷史使命。

  大公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具有以下特點:

  (1)充分體現了基礎設施建設期和運營期信用風險形成因素的內在聯系;

  (2)把基礎設施建設對環境、生態、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影響作為評級重要因素;

  (3)把政府財政收入或基礎設施項目盈利作為償債來源的基石,按照其他償債來源與財政收入或盈利的距離確定信用級別;

  (4)用信用工程學方法仿真模擬多種信用風險形成因素的運動狀態,通過數億次計算,優選出最佳評級結論;

  (5)滿足債權人對債務人對總債務償還能力,存量債務償還能力,新增債務償還能力信用風險信息的需要;

  (6)把建立項目內部信用管理體制機制,全程監控和披露信用風險作為重要評級因素;

  (7)評級結果具有全球一致性、可比性、流動性。

  大公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是對基礎設施信用風險形成規律的重大認識成果和引領全球基礎設施進入評級時代的里程碑。

  評級時代要求人們重構信用評級思維方式:一是千萬不要忘記2008年以整個人類社會承擔危機災難為代價所證明的西方錯誤評級已完全不能擔當世界評級責任的歷史教訓;二是要堅信只有構建新型國際評級體系和使用一切評級創新成果才會有世界的評級未來;三是要學習評級知識,運用專業判斷能力選擇正確的評級;四是要充分認識評級對基礎設施投融資的價值,用好評級。

  評級時代要求債務人把首先解決債務人與評級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爾后解決債務人與債權人之間的信息不對稱,作為進入資本市場直接融資的必要條件。信用評級誕生百年以來,人們只關注了用評級解決債務人與債權人之間的信用信息不對稱,而忽略了解決債務人與評級之間信用信息不對稱對評級正確與否的根本作用,使信用評級走向了失敗。大公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吸取了這一歷史教訓,把建立項目內部信用管理體制機制,作為解決兩個不對稱的保障條件,信用管理狀態對評級結果有很大影響。由于歷史的原因,基礎設施并沒有滿足評級需求的基礎。因此,債務人必須重構內部信用風險管控和信息披露體制機制,通過適時披露評級需要的償債風險信息,更加透明地向市場展示自身的債務償還能力。

  評級時代要求債權人要學會如何在眾多的評級中選擇能真正揭示風險的評級。現實是,全世界的評級制度都是在鼓勵信用級別競爭,從制度層面賦予債務人在市場中自由選擇高信用級別的權力,由此導致評級和發行人雙向造假,債權人對這種負激勵背景下形成的評級信息難辯真偽。評級攸關債權人切身利益,債權人應該從維護自身利益出發,補上評級知識這一課,學會對評級進行評級,用評級自辯能力保障自己的利益。

  評級時代要求創新投融資模式。直接融資是生產與消費矛盾推動下產生的投融資模式,其本質是,僅靠當期創造的物質財富和間接投融資模式所形成的消費能力已完全不能滿足生產不斷擴張的需要,生產需要以工業化方式快速創造出新的社會信用消費能力。今天,這種趨勢正在加劇。全球基礎設施投融資模式創新的強大驅動力正是來自于世界經濟對信用消費能力全面增長的需求。信用消費能力是由債權人與債務人構成的信用關系,組合信用關系的半徑代表著所形成的信用資本的流動范圍,范圍越廣則信用關系所形成的消費能力越強。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的問世第一次有了可以實現跨國流動的評級信息,這就為在世界范圍內配置信用資產,創新投融資模式提供了歷史性機遇。比如,可以設計全球基礎設施債券,使其成為能夠跨國交易的新型投融資產品;可以設計更長期的投融資工具;可以運用互聯網技術進行基礎設施債券交易等。

  評級時代將構建起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動力。信用評級→信用資本→世界經濟,是信用經濟客觀存在的發展邏輯,其原理是,信用資本是一種以債權債務方式形成的社會流動性,這種在公開市場上組合的信用資本是通過信用評級向債權人揭示債務人償債風險信息完成的,評級的品質決定著信用資本的狀態和流向,信用資本因其消費能力的功能而成為影響世界經濟的強大驅動力,信用評級則因對債權人與債務人組合信用資本的媒介作用而決定著世界經濟的沉浮。遺憾的是,迄今為止,人類社會并沒有真正認識這一信用經濟內在規律,盡管因西方錯誤評級制造了2008年的全球信用危機。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第一次使債權人與債務人在基礎設施領域組合信用資本成為可能,信用評級引導全球資本流向基礎設施這一領域所釋放的結構性消費能力,無疑會形成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我們應當從信用評級為全球基礎設施走出投融資困境及其激活新的消費能力對世界經濟產生積極影響的視角,評價全球基礎設施評級方法的時代意義。這是人類掌握信用經濟和評級發展規律,運用新型評級理論創新評級模式的偉大實踐,它將以推動全球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所形成的經濟社會效應惠及全人類而永遠載入史冊。

河南快3综合走势图